永拓美文网首页恶趣味低俗小说生命在于读书
这本书满是淫词,但是不色情

这本书满是淫词,但是不色情

作者: 魏小河 | 来源:发表于2019-11-19 00:50 被阅读61次

    今天介绍一本书,光听书名是很撩人的。

    什么书呢?

    正是叶灵凤的《书淫艳异录》。

    Paste_Image.png

    我去年有一篇文章介绍了叶灵凤的《读书随笔》,那是我第一次读叶灵凤,不过这名字是早就听过的。一则是他藏书家的名声很大,许多文章里提到;二则是他曾和鲁迅打过笔仗,被鲁迅冠以“流氓文人”。

    叶灵凤是一百年前的00后,鲁迅是80后,差着一辈。他本是学画的,但是还没毕业,文名已超过画名,日后干脆不再作画,投身于写作了。早年写过小说,后来只写散文、随笔,其中以读书随笔最多。不过他得罪鲁迅的却是长篇小说《穷愁的自传》,他在书里写下这么一句:

    “起身后我便将十二枚铜元从旧货摊上买来的一册《呐喊》撕下三页到露台上去大便!

    鲁迅先生当然不是好惹的,做了回击,日后在其他文章里,也不忘带上一笔:罄础堵逞溉烦霭,注释把叶灵凤定义为“汉奸文人”,这一帽子就这么扣上了,虽然最新出版的全集已经修改,但影响总是在的。

    另外,就是这本《书淫艳异录》了。其实“书淫”并非“淫书”,“淫”字应是“过分”、”沉迷”的意思,讲明白点,就是书虫,连在一起,就是关于性方面的读书随笔。虽说意思是对的,但是人人都会联想。这几个字摆在一块,肯定是叶灵风故意的。

    而且,这名字也真取得好,如果换做“书蠹艳异录”,意思则要差多了,光是“蠹”那个字,就显得太笨,太繁了。叶灵凤不是这样的老学究,虽然他藏书多,看书多,但他一直以为“看书就是看书,为了喜欢一本书,就不妨揭开来看看,这里面是不该有什么功利观念的!

    换句话说,他看书就是为了高兴。在《读书随笔》里,他写了很多关于外国小说的文章,文字醇厚,并且八卦掌故很多,有趣味,又有知识,午后、睡前,闲闲地看上几篇,是很愉快的。不过,那本书到底只显示了叶灵凤的一面,没有充分体现出他的“恶趣味”。

    所谓”恶趣味“,一是对各种性文化和现象的好奇,一是对于禁书的收集。关于禁书,他曾在香港给一家报纸写过一个连载:《禁书史话》。可惜这张报纸很快就停刊了,当时香港还有审报检查制度, 他的《禁书史话》也成了“禁书”。关于这些文章,目前还没有人整理,读不到了。

    不过,另一向《书淫艳异录》,则又重被发掘,并且还出了精装本。

    原本这“书淫艳异录”是叶灵凤1936年在上!缎帘ā匪淖ɡ,共计104篇,连载了4个多月,从第一篇《谈猥亵文学》开始,越写越广,古代的房中术、春药等不算什么,“兽奸”、“露体狂”、“尸奸”、“卖淫”云云一个一个解说开来,观此书,可大大满足一番猎奇心理,不过,其实,他所写的大多是性学研究的成果、人类学的发现,以及古代笔记小说的记录,并未有意引起人们的性欲,而更像是一种科普。

    正像叶灵风在专栏开篇《小引》中所言:“所记虽多艳异猥琐之事,必出以干净笔墨,以科学理论参证之,虽不想卫道,却也不敢诲淫,至于见仁见智,那要看读者诸君自己的慧眼了!

    不过,话虽这么说,这专栏还是受到了攻击,有人以传播淫秽的罪名将报社投诉到租借当局。巡捕房为此特发出传票,将《辛报》方面传唤到庭。不过《辛报》主编姚苏凤甘愿接受10元惩罚,结果照登文章不误。

    如果真是想看小黄文,这书或许不能满足你,但若是闲时读读,还是很有趣味的。我读的版本,分为甲乙两编,甲编是1936年的专栏合集,乙篇是1943年在香港重开的专栏合集,两集中主题多有重复,我个人感觉,还是甲编更好读些。

    相关文章

      网友评论

        本文标题:这本书满是淫词,但是不色情

        本文链接:/subject/wgzftttx.html